《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从小读地理课的时候,地理老师都会教我们,那个秋海棠的北边,隔着戈壁大沙漠,有着一片青青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这个被称为「蒙古地方」辽阔大地,让人神往。当时我的小脑袋瓜浮现着美丽的塞外风情,与数不尽的牛羊马,也暗自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踏上这块土地。直到长大,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虚假,我们的国家只有台澎金马,而那片塞外的土地,也早在 1911 年就独立,称之为「蒙古国」,地理课本写的「库伦」,则是「乌兰巴托」,也就是蒙古的首都。

《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当然自己早就脱离被洗脑的年代,而且蒙古国早就与台湾建立非官方的关係,所以要前往蒙古,只要带着台湾护照去乌兰巴托驻台北经贸办事处,缴交 60 美元,数个工作天就可取得蒙古国的签证,开心地前往这个从小梦想的国度。

蒙古国总面积高达 156 万平方公里,但人口仅有 320 万人,首都乌兰巴托人口高达 131 万人。

《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如此广大的国家,铁道运输就相当重要,尤其是贯穿俄蒙中三国的蒙古纵贯铁道,几乎佔了蒙古 80% 的货物运输,以及 30% 的旅客运输。事实上,蒙古的铁道发展历史并不长,境内最早的铁道,是在乌兰巴托市郊的纳来哈煤矿,在 1938 年兴建了一条 43 公里长的运煤铁道。

由于蒙古为苏联的保护国,为了防御来自东亚的军事压力(最主要来自日本),因此苏联在 1938 年也开始兴建一条长约 238 公里的货运线,得以将相关物资快速运至蒙古境内,这两条铁道成为蒙古铁道发展的滥觞。

1947 年二战之后,苏联开始兴建「蒙古纵贯铁道」,自西伯利亚铁道的乌兰乌德,经过俄蒙边境的苏赫巴托,进入蒙古境内,再经过广大的蒙古草原,抵达首都乌兰巴托,这段路线在 1950 年通车,也开启了蒙古纵贯铁道的历史。

《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蒙古纵贯铁道继续往南建设,还越过了戈壁大沙漠,1955 年已经通至中蒙边境的扎门乌德(中国为二连浩特),此时中国内战早已结束,政权改由中国共产党统治,因此中国境内的路段也开始兴建,并称为集二铁路,而且根据俄蒙中三方的协议,这条铁道採用苏联的 1524mm 轨距。

这条 2215 公里长的铁道完工之后,来自苏联的物资得以经蒙古运送至中国,行驶距离比起原本需经满洲里及哈尔滨的运输路线,还短了一千多公里,对于往来莫斯科与北京之间的货物及客运,更有效率。

只不过 1960 年代,因中苏交恶,中方不爽苏联,也担心苏联会利用蒙古纵贯铁道偷袭,就把集二铁路的轨距,改为中国境内的 1435mm 标準轨,所以客货车抵达二连浩特时,得要经过更换转向架的作业,才能进入中国的铁道系统。

蒙古纵贯铁道在蒙古境内长约 1110 公里,由于蒙古地广人稀,因此兴建当时,并不刻意挖隧道拉直线,而是依照山势蜿蜒盘旋,所以在短短数公里的路程,却因地形的关係,得要弯来绕去,对铁道迷来说,同一班列车可以连拍好几次,根本就是赚到了。

《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由于蒙古铁道并未电气化,所有的列车都以柴电机关车牵引,加上与苏联(俄罗斯)友好,因此蒙古铁道的机关车,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俄罗斯,也让蒙古的铁道呈现浓浓的俄式风格。

目前蒙古铁道最广泛使用的,是苏联的 M62 型柴电机关车,这款自 1965 年即开始生产的机关车,由于牵引力强,耐操好用,所以大量生产,足迹遍及俄罗斯、东欧各国、古巴、北韩以及蒙古等国,可以说是当年苏联机关车的代表作。

蒙古自 1980 年开始,向当时的苏联购置了 13 辆 M62UM 型,以及 66 组重连版的 2M62M 型,因此成为蒙古铁道的主力。这些 M62 型机关车,肩负起庞大的货物运输,不过由于逐渐老旧,因此进行了多次改造,甚至于还有将引擎置换成美国 GE 公司的产品,成为造型独特的 2ZAGAL 型机关车,蒙古人俗称为「两匹白马」。

《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除了 M62 型之外,蒙古铁道另一个主力,就是 2007 年之后向俄罗斯购买的 2ТЭ116,以及 2010 年所採购的 2ТЭ116УМ 了。除了俄式机关车之外,蒙古在 1998 年获得日本的援助,引进了两辆美製的 DASH7 柴电机关车,并在 2010 年自 GE 公司购买了一辆 MR1000 机关车,算是浓浓俄式风格之外的异数。

蒙古自 1990 年代民主化之后,逐渐摆脱过去共产党统治的氛围,整个社会也相当热络,开始接触西方文化,而铁道趣味在蒙古虽属萌芽阶段,不过也开始有少数蒙古人,从事铁道摄影的活动,像是带着我们畅游蒙古草原的 Temuulen Batkhurel 先生跟他的父亲,就是蒙古绝无仅有的铁道迷。

而且日本与蒙古有签订援助计划,其中一项就是协助蒙古建立铁道整备、通信等制度,加上乌兰巴托住了不少日本人,多少也带来一些铁道趣味文化,目前也有不少来自日本,甚至于欧美的铁道迷,组团前来蒙古。

而浓浓的俄式风格,也让蒙古的铁道,成为亚洲的异数!

《陈威臣专栏》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标题:【铁份补给】风吹草低见火车 浓浓俄式风格的蒙古纵贯铁道

上一篇:
下一篇: